人民网>>人民网食品频道

小雪时节腌咸菜

2013年11月28日08:17    来源:北京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小雪时节腌咸菜

  在我的家乡,小雪一过,家家户户便忙着腌咸菜了。上班下班途中,但见菜农们脚踩平板车一趟趟地进城,车上碧绿生青的不是大白菜便是雪里蕻。过不了几天,人家的小院里、墙头上、栏杆上、晾衣绳上,甚至门前的墙根底下、马路牙子上,全是摊开来的一堆堆洗得干干净净的青菜。只等冬日的暖阳晒上几天,将水灵灵的青菜晒蔫了、瘪了,再搬出去年腌菜的大砂缸,洗干净,便将青菜一层层码进去,一层菜一把盐,最后压上一块大青石。这咸菜就算腌好了。

  咸菜在水乡百姓眼里,太平常了。刚腌好,洗了手,就可吃,直截了当地叫洗手咸菜。吃米粥,最好,咸菜不咸,清爽,新鲜,嫩,脆。讲究的,加了姜米,炒,更好。过上半个月,咸菜就可上桌了,洒点油,加点大椒酱,炖在饭锅里,不要炖得太烂,很是下饭。吃不了的,便从卤里捞出,晾在篱笆上、苇席上,晒在竹竿上、麻绳上,显出平头百姓过日子的热闹景象。晒得干绷绷的,切碎,装坛,封好。想吃了,抓两把,烧肉、烧鱼、烧芋头、烧豆腐、烧黄豆米、烧青蚕豆,都好。有一道菜叫梅菜扣肉,将五花肉和梅菜(那种陈了几年的老咸菜)一起炖得酥烂,咸菜里全是肉块之香之腴,肉块也让咸菜收了肥腻之感,二者可谓配合默契相得益彰。我不吃肉,单捡那喷香劲道的老咸菜吃,吃完了一抹胡子,真正是齿颊留香,回味无穷。

  在水乡农家,老咸菜,甚至老掉了牙、老得成精的老咸菜,并不罕见。甚至主人都忘了它的存在,偶然翻出来,还是生养老大那年腌的,40多年了。陈得红艳艳的,一股岁月的沉香顿时弥散开来。烧肉吃,还是香,不同凡响的香!这样的咸菜,简直可作家园历史的见证。

  咸菜是水乡人家必备的一味副食,几乎可与油盐酱醋这些调料相提并论。想吃了,捞出一把,切碎,烧胖皮儿、罗汉儿(皆为淡水野鱼),冰成鱼冻,凉爽活泛得很。若用水咸菜烧野鸭,更是百吃不厌的人间美味。野鸭烧咸菜是我们那里的家常菜,里面的咸菜尤其是佐粥的妙品。只有到了过年时,才将晒得黑乎乎的咸菜塞进蒸笼,与腊肉、香肠、咸鱼、风鸡一起,蒸得满屋子飘香。那刚出笼的咸菜,香呀,扑鼻子香,全被母亲挂在了房梁上,要吃一个春天呢。可我常常忍不住那股香气的诱惑,便垫上小板凳,偷偷地扯上一小把,吃零食一样填进了垂涎欲滴的口中。至今那股子美味,还是让我心驰神往。(朱秀坤)

(责编:赵雅楠、李彦增)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