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食品频道

景芝集团“混改”中止 浮来春景芝酒业竞标或落空

2015年03月18日13:37    来源:人民网-食品频道    手机看新闻

人民网北京3月18日电 (曾璇)日前,山东产权交易中心已正式发布消息称:“根据安丘市人民政府《关于中止山东景芝集团有限公司国有股权交易信息公告的通知》(安政发〔2015〕5号),经市委、市政府研究决定中止安丘市华安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安丘市旅游局所持有的山东景芝集团有限公司国有股权在山东产权交易中心挂牌交易信息的公告。”

消息一出,意味着之前被外界猜测众多的山东景芝集团(以下简称“景芝集团”)“混改”不得不按下了中止键。不论是当初“志在必得”的浮来春,还是“潜在的”受让方景芝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芝酒业),其未来的竞标或都将成为一场空。

人民网食品频道致电山东安丘市人民政府,询问上述通知,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对此事并不清楚,文件也没有公开,对于景芝集团“混改”的中止也没有给出原因。

曾经挂牌的景芝 半路杀出了浮来春

2月15日,景芝集团曾在山东产权交易中心刊登挂牌公告,其两大股东——安丘市华安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及安丘市旅游局分别转让各自76%和24%的景芝集团股权,转让总体价格为6741.2万元。

因景芝集团持有景芝酒业33.54%的股份,是景芝酒业的第二大股东和最大的单体股东,因此若景芝集团的股权转让交易成功完成,那么交易的受让方将会承继景芝酒业的实际控制权。这同时也意味着,这家老牌国有酒企的国资背景将淡化。

当时多方观点认为,景芝酒业的高层会进行联合收购,景芝集团此前挂出的公告印证了这点:与景芝酒业有着密切联系的安丘远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远景投资公司)出现在其“管理层拟参与受让意向”的位置。然而,这桩股权转让却因为浮来春的突然参与而骤然生变。

3月10日,山东浮来春集团突然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成立一个名为浮来春集团白酒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企业,旨在对山东白酒行业企业进行整合。

浮来春集团公司董事长武玉杰表示,浮来春集团白酒并购基金,将引进百亿元社会资本,与资本市场对接。

这只宣称为“国内首个专业的白酒并购基金”不仅高调迈入资本市场,同时还表态已经报名参与竞购景芝酒业国有股权。此消息在当时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半路杀出的浮来春到底是什么来头呢?根据其官方网站的介绍,这是一家以浮来春系列酒的生产经营为主,矿山经营、房地产、园林开发、种植加工、金融服务、饮食服务、公共交通、保税仓储、海外投资等多元发展的企业集团。集团总资产46亿元,其下辖30余个子公司,包括了浮来春酿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山东沂蒙酒业有限公司两家酒企,所属企业年生产食用酒精20万吨,粮食酒20000吨。这使得浮来春拥有景芝集团挂牌公告中对意向受让方“具备大型白酒企业经营管理经验”等条件。

而浮来春的“掌门人”武玉杰,曾有媒体评价其在白酒行业的行事风格是“强势扩张”——不到20岁“下海”创业,积累“第一桶金”;29岁创办沂蒙小调酒厂;31岁时上演“蛇吞象”,收购了当时具有国资背景的浮来春酒厂。如今,面对正在挂牌的景芝集团,浮来春“半路杀出”大有志在必得的架势,“在公开公平公正的背景下,我们有信心竞购成功。”武玉杰曾这样表述。

有业内人士称,景芝酒业的规模虽然无法和茅台、五粮液相比,但是在鲁酒中也是“霸主”的地位。试想若是景芝集团的挂牌没有中止,浮来春又成功得到景芝酒业33.54%的股份,无疑对于浮来春自身是极大的利好消息。

不过考量到浮来春在白酒行业的知名度、其白酒行业的运营经验、诸多整合资源不知能否及时有效运用,即使股权转让交易中,浮来春拔得头筹,它是否能够经受住交易完成之后的行业“考验”尚不可知。

更有分析指出,“浮来春临时成立基金参与收购景芝,是一个临时性应激行为,其背后主导者是希望以快速夺取资源的竞争模式获取景芝的股份,此种模式的目的在于夺取资源,而非有效整合资源,如果收购成功,甚至可能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影响景芝酒业的发展。”

景芝酒业曾参与竞标 白酒行业是否已到洗牌期

在景芝集团的挂牌被中止前,虽然浮来春对景芝酒业“志在必得”,但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股权转让的方式并非单纯“竞价”,而是招标。这意味着,“有钱也不能任性”,股权并非价高者为胜——还需要综合考量竞标人的出资金额和综合实力。评标委员会将依据挂牌公告受让条件以及对应保证措施,对投标人递交的投标文件进行综合分析和评价。依据原则就是投标人对转让相关条件的承诺、保障措施、受让资格等。

前述在景芝集团的公告中显示,管理层拟参与受让,其相关单位名称均为远景投资公司。股权出让方提出的诸多条件也被业界解读为景芝酒业管理层收购意图明显,“条件几乎为量身定制”。

这家远景投资公司,更有报道称“经过查找工商注册信息,其注册日期与景芝集团挂牌转让国有股的公告刊登日期为同一天。而企业的注册场所就在景芝酒业院中,且该公司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刘全平,与景芝酒业的法定代表人同名。 ”

以6000余万元的估值,将原景芝集团持有的景芝酒业33.54%的股权转到远景投资公司,既完成了景芝集团的“混改”,同时又使股权回归景芝酒业,达成了管理层持股的目标。似乎如果没有景芝集团的“混改”被“叫停”,这场交易会以这样的逻辑进行下去。

白酒行业观察人士欧阳千里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表示:“在企业的改制过程中,如果管理层收购意图非常明显,很像萝卜工程的话,理论上是违规的,但并不违法。另外,完成转让后,多数管理层首先会让酒企朝着有利的方向发展。管理层持股,一定程度上可以实现企业管理层利益和责任的相互匹配。就像责任田,承包到个人后,干多少活,拿多少钱。管理层的积极性会被充分调动起来,从而为企业发展想更多办法,创造更多效益。”

不过他也补充,“除非管理层因为一己私欲想使国有股份‘私有化’,这样的管理层持股就会造成对企业、员工甚至是国家和社会的不良影响。”

浮来春与景芝酒业的较量还未分出“胜负”,景芝集团的“混改”就已戛然而止。和多数认为“混改”能为企业带来新契机的观点不同,欧阳千里并不十分看好眼下有些近乎扎堆的酒企“混改”。他说,“混改”绝对不是白酒行业目前的救命稻草,如果本轮“混改”掺杂了过多的对国有财产“私有化”的分割,只能说明白酒行业真的到了洗牌时期。

(责编:曾璇、聂丛笑)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