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五仁月饼”的两个追问

常青村

2016年09月13日08:11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关于“五仁月饼”的两个追问

临近中秋,月饼又迎来旺销季。今年中秋节市场有一个奇现象:不少城市都没有“五仁月饼”生产销售了。在北京,今年含有五仁月饼的礼盒明显减少,而多了很多“外号”,有京式五仁、精制五仁、伍仁月饼、 叉烧伍仁、苏式五仁等;在南京,市场上没有了“五仁月饼”,却有传统五仁、麻五仁、素五仁等新名称;在天津,市场上销售的“五仁月饼”则玩起了文字游戏,写成“伍仁月饼”了。

市场上为什么没有了“五仁月饼”?这都是月饼新国标GB/T19855-2015闹的。去年国家质检总局与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月饼新标准提出,使用核桃仁、杏仁、橄榄仁、瓜子仁、芝麻仁等五种主要原料加工成馅的月饼可称为五仁月饼。对照这个标准,绝大多数地方生产的五仁月饼都不完全符合,极少有地方的五仁月饼中含有新规提到的橄榄仁,所以都不敢说自己的产品是五仁月饼,而改一个新名称上市,以便规避风险。

各地生产的月饼为什么不含橄榄仁?这里的原因也有两个:一是,各地的传统标准是根据本地人的口味习惯制定的,全国许多地方的人未必都喜欢橄榄仁的口味。在南京,一些“老南京”认为,南京人爱吃的五仁月饼里一般有核桃、松子、花生、瓜子、芝麻等,从来没听说过要放橄榄仁,国家规定的“五仁”“肯定不符合南京人的饮食习惯,不明白标准为什么要这么规定”。

二是,橄榄仁分布在广东、广西一带,产量很低,此前只有广东的部分企业使用。采购橄榄仁的批发价是210元/斤,如果全部使用橄榄仁,月饼售价自然要大幅上涨。如果全国的月饼都一律使用橄榄仁,目前橄榄仁的产量很难满足全国的需求。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月饼生产企业只能减少所谓标准“五仁月饼”的产量,于是给不符合标准的五仁月饼改个名字。

不过针对公众的质疑,全国烘焙制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糕点分技术委员会新近给出了权威回复:广式月饼果仁类中,使用五种果仁为主要原料加工成馅的月饼可称为广式五仁月饼,该条款中“其中使用核桃仁、杏仁、橄榄仁、瓜子仁、芝麻仁等五种主要原料”所列出的五种果仁,是基于广式五仁月饼的基本描述,“等”字的提出,是指在广式五仁月饼配料中不限于上述五种果仁的使用。

原来这都是各地月饼生产厂家对月饼标准的误读,完全是虚惊一场:无论是南方加橄榄仁的五仁月饼,还是北方加松子仁的五仁月饼,只要以桃仁、杏仁等五种以上果仁入馅加工而成的月饼,都可称为五仁月饼。问题是,厂家的误读,给自己的月饼改名、改包装,加大了生产成本,简直是人为的浪费。

谁该对五仁月饼标准的乌龙案负责?月饼新国标到底是怎样制定的?现在官方的说法是,五仁月饼含橄榄仁是广式月饼的标准,但问题是,为什么把广州人的食物习惯作为全国月饼的标准?再有,这么多的厂家都对月饼标准产生了误读,这个月饼标准制定时,有没有征求众多月饼厂家的意见?难道就是职能部门自己找几个专家关门制定的?或者就是直接委托广州的食品企业制定,然后直接拿来作为全国的月饼标准?

此外,月饼新标准出台后,有没有及时进行解读?国务院发布的《2016年政务公开工作要点》提出,要主动做好政策解读,明确重大政策3个工作日内发布解读材料,主动做好解读工作,让群众听得懂、能理解、可监督。月饼新标准对于食品企业确实是重大政策,出台这一标准后,有没有及时对新标准进行解读?现在我们看到的是,直到有企业提出疑问了,职能部门才作出解释,其《回复函》发布的时间是2016年8月11日,这个时间段,不少企业生产的中秋月饼已经开始在超市上架了。

希望有关职能部门能够记取教训,改进工作,避免重现“五仁月饼”式的“误读”和尴尬。

 

(责编:聂丛笑、权娟)

推荐阅读

食品生产经营将实行风险管理 最高每年可检查3至4次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日前发布《食品生产经营风险分级管理办法》,规定自2016年12月1日起对我国食品生产、食品销售和餐饮服务等食品生产经营,及食品添加剂生产实行风险分级管理。【详细】

行业24小时|吃喝百宝袋|原创新闻

茅台酒近期无提价打算 全年任务几近完成 继五粮液高调宣布提价后,贵州茅台是否提价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上周末,在茅台集团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茅台集团、茅台股份公司董事长袁仁国率高层出席并表示,茅台近期无涨价计划,但是茅台今年不会增加供应量,市场供不应求状况短期内暂时难以缓解。。【详细】

行业24小时|吃喝百宝袋|原创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