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网前发愁没人买,上网后担心卖断货。陕西、甘肃推进电商扶贫— —

杂粮出深山 增收有靠山

本报记者  王  珂

2017年04月19日08:4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核心阅读

  记者在陕西、甘肃等地调研发现,农村电商的发展,带来三方面利好:一是特色农产品找到了销路,农民收入更高;二是配套产业发展,带动当地就业;三是反向改变农业产业链条,农产品种植由随意化转变为规模化、标准化,进而走向品质化、品牌化,提高附加值。

  

  在甘肃环县樊家川镇庆洲小杂粮合作社,包装工人李飞有话说。

  “每个月工资有两三千,不少赚。”说起现在的收入,这个西北汉子挺满意。早几年,他是当地有名的贫困户,为了生计,不得不在兰州、庆阳等地流动打工,收入不稳定,也不能照顾正在上小学的孩子。现在,李飞加入家门口的合作社,除了工资,家里的20多亩地与合作社签订了小杂粮订单供应合同,一年算下来还有3万多元的收入。

  李飞的脱贫源自合作社的发展,而合作社打开销路的背后,则是当地农村电商的欣欣向荣。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农村网络零售额达8945.4亿元,约占全国网络零售额的17.4%。电商给农村带来哪些新变化?发展农村电商还需补齐哪些短板?本报记者在陕西、甘肃展开调查。

  卖农产品不再愁,买日用品更实惠

  纸皮核桃、葡萄干、柿饼、红枣……这些都是西域美农的主打产品。“有了电商,以前愁销路的农产品,如今都成了抢手的网红。”在陕西省武功县陕西美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备货仓库,该公司创始人李春望指着一箱箱打包好待发货的包裹说。

  李春望说,以前,农产品卖不上好价钱,甚至滞销,主因是“流通不畅”导致前端需求和后端供给对不上。农村电商像是在供需之间修通一条高速路,让产品更好匹配市场,好姑娘找到好婆家。

  在甘肃环县樊家川镇,记者见到了樊家川庆州小杂粮合作社理事长李涛。“去年6月上线,不到一年就卖了500多万元,今年计划完成2000万元的销售额。”李涛说,从触网前发愁没人买到触网后发愁会断货,合作社经营的网站不仅解决了本镇小杂粮的销路问题,订单多时还会从临镇收购。

  在合作社的销售店门口,写有“大量收购”的告示板很显眼:红小豆每斤3.2元、绿小豆每斤3元、谷子每斤1.3元……“价格高多了,以前都不敢想,农民也更愿意种粮了。”李涛说。

  助力农产品上行的同时,农村电商也在力推工业品下乡。在环县高寨村农村电商服务站门口,几位村民正驻足了解告示板上的当日网购特价商品。“刚把老乡们网购的商品送走,每天都有几十单呢。”高寨村的京东推广员陈彦东说,大到冰箱、空调、电视机,小到牙膏、香皂,村民都可以方便地订购。

  “不仅更方便,而且更安全。”武功县委统战部长孔睿说,乡村流通以前主要依靠小卖部,由于进货路途远,经营者不得不单次采购大量商品,容易出现过期等现象。相比之下,网上购买透明、可追溯。

  “农村电商不是玩虚的,而是给老百姓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武功县县委书记田一泓说,农村电商刚起步时,一些人积极性不高,甚至觉得不务实。经过几年实践,越来越多老百姓从电商发展中获益,积极性不断提高。

  电商助力农产品品牌化,提高附加值

  在不少人眼里,电商往往意味着低价。搞电商可能要打价格战,老乡还有的赚吗?

  “让农民尝到甜头,生活更有奔头,是发展电商的最终目的。”武功县县长林梅说,电商不仅没有让农产品陷入低价竞争的漩涡,而是提高了农产品附加值,从卖初级农产品的价值链低端解脱出来。

  全年光照时数2100小时、昼夜温差大、糖分积累多……武功猕猴桃品质上佳,如果卖成大路货,实在可惜。为此,武功县推出“武功小子”作为猕猴桃品牌主形象,规划到2020年,发展优质猕猴桃15万亩,通过农产品品质化、品牌化,带动群众增收致富。

  武功探索的“电商+扶贫”模式,带动近8000名贫困人口就业,实现电商脱贫4000余人,仅电子商务一项,就为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贡献275元。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环县。“去年以来,环县小杂粮网上销售1760多吨,实现线上销售额2280万元,带动1000多户贫困家庭户均增收2万多元。电子商务产业发展带动物流、包装、分拣、客服等岗位实现就业5800多人。京东在环县建档立卡贫困户中招收160名正式员工输转到旗下知名电商企业,月薪3000—5000元,实现160户贫困户精准脱贫。”环县副县长肖玉川说。

  环县商务局局长谈应琪说,该县从北京、青岛、杭州、西安等地吸引回乡创业青年60多人,创办了古耕农夫、陇辰科技等电商企业30多家。牌子打响了,目前已累计实现销售收入3800多万元。

  农民及时了解市场需求,清楚种啥可赚钱

  环县麦上客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主要销售红豆、小米、绿豆等杂粮产品,2015年开始尝试网上销售,去年“双11”,麦上客单日销量突破两万单,实现销售收入60多万元。

  “能卖这么好,根本没想到。”负责人刘亚勋清楚地记得,当时看着销售数据一路攀升,一边心里高兴,一边也在发愁:这么多订单,能及时发货吗?后来,麦上客连夜加班,紧赶慢赶才没耽误发货。

  有了成熟的产品,不代表有成熟的商品;有了成熟的商品,不代表有成熟的供货。这是电商行业的共识。相比城市地区,我国农村地区基础差,成为电商发展的瓶颈。一些人甚至据此认为,农村物流成本太高,电商做不长久。

  在降低物流成本方面,各地也都展开了不同模式的尝试。

  单件配送成本高,为什么不能抱团配送?在这个思路指导下,环县“最后一公里”配送新模式诞生了:在县城建立快递分拨中心,快递包裹在此整合,然后由邮政统一配送到乡镇、村。回县城的车也不闲着,而是利用村级电子商务服务点将上行的邮件统一收集后发往县城分拨中心,然后再进行分拨发货。初步估算,这个创新让物流配送成本每单平均至少降低5元。

  武功县探索了“线上线下牵手”的模式。聚家超市是武功规模较大的连锁超市,网点基本覆盖了所有乡镇以及部分行政村。聚家超市自建专业的物流配送车队,以前只负责配送连锁超市的商品,现在它与中通快递合作,共用配送车队,不仅提高了聚家配送车辆的使用率,而且降低了中通“最后一公里”的配送成本。

  此外,网上销售农产品规模达到一定程度,还能反向改变农业产业链条,农民通过电子商务及时了解市场需求,清楚地里种什么可以赚钱,让农业生产由政府引导推广转变为电子商务引导农业产业化;由随意化转变为规模化、标准化种植;由种什么卖什么,转变为卖什么种什么。

  商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我国农村电子商务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存在着市场主体发育不健全、物流配送等基础设施滞后、发展环境不完善和人才缺乏等问题。下一步,将继续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完善政策环境,培育和壮大农村电子商务主体,发展线上线下融合的现代农村商品流通和服务网络。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19日 16 版)

(责编:权娟、聂丛笑)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开放”联通中外  民以食为天,美食无国界。前几年,中国中央电视台拍摄了一部名为《舌尖上的中国》的美食类纪录片,其通过中华美食的多个侧面,展示了中国美食的一系列独特元素,勾勒出中国人的味觉记忆、饮食习俗、文化传统、家族观念与生活态度。这部纪录片播出后,在海内外引发了巨大反响与共鸣。 【详细】

行业24小时|吃喝百宝袋|原创新闻

劣质肉丑闻让巴西农产品蒙羞  日前,巴西警方针对生产销售劣质肉事件对当地肉类加工厂展开大调查。截至本报记者发稿时,警方在圣保罗等7个州抓捕了27人,正在接受调查的21家企业中包括巴西食品公司等大型跨国企业,其中3家肉类加工厂被迫关闭。 【详细】

行业24小时|吃喝百宝袋|原创新闻